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 > 正文

这祖孙三代都是乡村电影放映员 33年共放映四千

时间:2019-07-19 12:22 来源:雅达 作者:华泰新闻 阅读:

这祖孙三代都是乡村电影放映员 33年共放映四千多场电影

  63岁的李兰有个跟大多数年轻人一样的爱好——看电影、追星。不过,与年轻人不同的是,她喜欢的不是在静谧商场放映厅里吹着空调看的3D电影,而是在开阔广场可以与众人一同板凳挨板凳、人挤人热烈讨论的露天电影;追的也不是那些当红的流量明星,而是那些坚守岗位、为他们放映好片的乡村电影放映员。

  “我最近看的一部露天电影,应该是上个月在市区湖海塘公园跟上千人一起看的动作喜剧电影《的士速递5》。当天露天大幕布两旁的大音响都压不住大家的阵阵笑声,很是有味!”李兰说,那一场电影的放映员是她经常遇到的方利民。“虽说方利民不认识我,但我听很多人说过他,知道他有很多故事。”

  方利民家祖孙三代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乡村电影放映员。从事电影事业33年,方利民辗转于金东区各个乡镇,放映过4000余部电影。他说,电影胶片记录的不止是故事,也承载了他一生芳华。

  祖孙三代都是乡村电影放映员

  “没有什么比今晚放电影更令人兴奋!”这句话在上个世纪曾令许多人欢呼雀跃。

这祖孙三代都是乡村电影放映员 33年共放映四千多场电影

  作为电影放映员的孩子,方利民对此深有感触。“我告诉别人,我爸晚上要放电影,消息就像长了翅膀似的迅速传开。到了下午,邻村的娃早就徒步一二十里赶过来了,大家热热闹闹的,我也跟着高兴。”他回忆说,手握“第一手消息”令他颇受欢迎,从小他便觉得“放电影的”是世界上最厉害的职业。

  除了从小耳濡目染,“放电影”在方利民心中也是一门祖传“手艺”。他的父亲方道坤是金华县农村地区的电影放映员,父亲曾经告诉他,他的爷爷还是上世纪60年代第一批农村电影放映员,可惜爷爷工作不久因为气管炎不幸去世了。“父亲说,我爷爷是在外面放电影时没的,从高脚凳上掉了下来别人才发现。”他说。

  1982年,方利民十岁。方家第一代电影放映员不幸去世,第二代放映员方道坤接替了工作,而方利民则第一次摸到了电影机器。那一年,方利民跟着父亲往塘雅、曹宅、澧浦等乡镇到处跑,那时的电影基本是革命、抗日题材的红色电影。他最忘不了的片段是《烈火中永生》里江姐和许云峰壮烈牺牲的场景,看得最过瘾的电影是《地道战》和《地雷战》。

  14岁那年,方利民第一次体验到了放电影的滋味,第一次坐上了父亲坐过的高脚凳。一次,方道坤在去放电影的路上不小心摔断了腿,受伤踩不了高脚凳,可放电影是村子里的大事停不了。于是,放映队便将方利民推上车,一把拉到了塘雅镇杨桥头村。

  到了村中的戏台子,休息了一会儿后,方利民便学着父亲的模样带人张罗起来。搬来桌子搭好台,再爬上架子挂幕布,得到消息的孩子早已像猴子一样爬上周围的大树看着这个同龄人挂幕。村民的围观让方利民心里多了几分骄傲,手上也跟着熟练起来,接下来的牵电线、通电、搬机器、调胶片,各项步骤都驾轻就熟起来。暮色降临,周围越来越热闹。

  进行放映调试后,方利民打开了灯,正式开始放映电影。幕布前逐渐出现电影厂大字,原本交头接耳的人们静下来盯着幕布;来晚的人没有好位置,招呼着同伴绕到了幕布后面。那也正是父亲放电影时,方利民最喜欢站的位置。

  守着机器,看着幕布画面显示流畅,操场上的人无不全神贯注地在观看,方利民呼出一口气,顺利完成了他的第一次电影放映。

  那是电影放映员的黄金时代

  “冬去春来十六载,黄花正年少。腰身壮胆气豪,常练武勤操劳……”这首《少林寺》中的《牧羊曲》成为包括方利民在内的很多人的记忆。豪爽的歌词,也唱出了上世纪90年代方利民正式成为电影放映员时的心情。

  1989年,在浙江电影学院接受过正式培训后,方利民成为金华县电影放映队的一员。父亲摔断腿后,一直腿脚不便,儿子便继承了衣钵。上岗那一天,父亲将手中那台16mm胶片的电影放映机传到了方利民手上。

  上世纪90年代初,是乡村电影最受欢迎的年代,看上一场电影仍是封闭的农村地区最大的娱乐活动,是男女老少忙活完一天不惜翻山越岭也要凑的热闹。因此,方利民也迎来了最风光的时候,金东区各乡村没有一个人不知道他,大人小孩都知道这个新来的电影放映员是有“童子功”的。而且他和小时候一样,村民问他什么时候放电影,他便会笑嘻嘻地将最新消息告诉别人,从不像有的电影放映员一样“拿乔”。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